沈鹤庭丈夫新婚夜失踪几个月后突然回家手中牵着个陌生女人

  • 时间:
  • 浏览:2576708

  我的爹爹沈鹤庭,当朝宰相,在朝堂上要求皇上给我赐婚,一向对我爹爹有求必应的皇上,却独独拒了这件事。

  丫鬟跟我来说这件事的时候,我正跟着我的八个嫂嫂在刺绣,闻言,八个嫂嫂的针头齐齐戳进了各自的手指头,唯独我继续稳如泰山地绣着我的大红嫁衣。

  我父亲是文臣,头上八个哥哥却都是武将,给我娶的嫂嫂们都不是什么名门闺秀,有有钱的商贾小姐二嫂,也有打劫的山寨姑娘三嫂,更有甚者,我长得最为出色的七哥娶了一个比他年长五岁的小寡妇。

  我这群嫂嫂一向视礼为虚幻之物,明知我是这丞相府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九小姐,她们还是一言不合就会对我开揍。

  可今日,她们一个个都向我投来万分情真意切的疼惜目光,继而又齐齐抱着我痛哭,沈鹤庭&ld沈鹤庭quo;这可如何是好哦,我们阿九怕是嫁不出去了。”

  我挣扎着把大红嫁衣上的并蒂莲绣完最后一针,面无表情地扫了一眼缩在一旁的丫鬟,又面无表情地看了看努力在挤眼泪的嫂嫂们,“你们早就知道爹爹今日上朝会求皇上给我赐婚对不对?”

  嫂嫂们面面相觑,我放下手中的嫁衣,用手指在嫂嫂们的额心一一点过,“糊涂,爹爹老糊涂了,你们也跟着糊涂不成?我顾府现在权势滔天,平民百姓爹爹不许我嫁,贵族之家个个不敢娶,皇上敢赐婚吗?”

  人人都传顾家九小姐国色天香,文武双全,十岁跟着兄长上沙场,面不改色地一箭射杀了敌军大将,十四出题难住了当年的新晋状元。

  世间之言语,杀伤力确实是在无形中,这传言久了,我偶尔也会生出错觉,我怕是真的有什么了不得的隐疾。

  思及此,我不由轻轻叹气,“想来爹爹以为求皇上赐婚,皇上定会允的,到底爹爹还是老了啊,皇上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对爹爹唯命是从的三皇子了啊。”

  勉强算得大家闺秀的大嫂闻言,眼泪掉得更凶了,“明日我便带你去月老庙求求姻缘签,我倒要看看,到底是哪路妖魔阻了我家阿九的姻缘。”

  我一向对这些鬼神之事敬谢不敏,但眼神从八个嫂嫂脸上飘过,她们皆是一脸赞同的样子,大有都要陪我一同前去的架势。

  “大嫂说得有道理,我明儿个就去求个签。不过,嫂嫂们若是陪我同去,这浩浩荡荡的架势估计又会变成一笔谈资,要不让小妹独自一人前往?”

  说来也巧,我不过是心血来潮想看看途中风景,遂掀了轿帘,结果轿帘一掀开,我率先看到的却是一旁草丛中的人影,我多看了两眼,心想这一动不动的多半是死了。

  奈何架不住我自个儿心善,走出了半里远,我又让家仆把轿子抬了回来,指着草丛中的那个人影问家仆,“你去看看,死了没?要是死了,咱们抬到府衙去,要是还有救,咱们抬到医馆去,要是半死不活的,咱们赶紧走。”

  我凑过身子,仔细瞅了瞅,隔着凌乱的发丝,隐约觉得那张脸还算英俊,于是和家仆打着商量道:“快把人抬上轿子,送到咱们府上去。”

  醒来的那日,我正坐在他屋中绣嫁衣未绣完的另一只衣袖,等我发现时,也不知道他那深邃的眼神在我身上多久了。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他一连喝了三杯水,才朝我拱手作揖,“往后姑娘有事,都可来威武将军府上找我,我在家中排行老三,字子安,单名一个离字。”

  虽说威武大将军比我家的地位要低一些,但眼下能嫁一个世家公子也不错了,再瞧瞧这皮相,和我哥哥们比起来,也是不差的,爹爹和哥哥们怕是也不反对的。

  他沉默,久久未答话,我不免有些失望,却还是再接再厉道:“娶我的话,你也不算吃亏的,虽然我这二十高龄确实也尴尬,但我看着也算年轻的。再者,我府上有八个哥哥,每个哥哥都给我准备了嫁妆……”

  在我十六岁那年,新皇登基,我没有出嫁后,我每天操心的就是何日才能体面地嫁给一个体面的人,可这得偿所愿了,我反而越发空落落的。

  我躲在后花园中数那枯了一半的梅沈鹤庭树上盛开的梅花,不管如何数,今年开的梅花多数又比去年少了大半。

  我敛了唇角的笑意,“来这尘世走一遭,我想着寻那有情人的,却不想最终还要让人以身相许报恩才得一段姻缘,怕是我那有情人也不会来了,如此,是宋离还是赵离的怕也是无差别的。七嫂,哪有什么甘心不甘心呢?”

  话落,“咔嚓”一声脆响传来,我和七嫂俱是一惊,循着声音看过去时,原是一旁的枯枝被雪压断了,雪花簌簌落下。

  七嫂看了我片刻,“我刚刚在大厅看了看你的未来夫君,瞧着是个不错的人,想来这就是缘分,天作之合的缘分。阿九啊,人总是要向前看的。”

  下聘之后,临近过年,宋离常常托人给我送些可心的玩意儿,其中有只梅花木钗十分精致,我一看到就爱不释手,放在了我的珍宝小盒中。

  腊八节那天,宋离又亲自来府中下礼,和哥哥们喝酒谈笑间,一行人都提议去狩猎,七哥瞧着我许久没有出去放风了,提议带着我以及三嫂一同前去。

  我十岁那年被爹爹扮作男孩儿跟着七哥上过沙场,比起学女红,我的弓箭更胜一筹,只是这些年来,爹爹为了给我修身养性,确实没少拘着我。

  一到了狩猎场地,我先是骑着我的枣红色小马跑了几圈,宋离总是不近不远地跟在我身后,眼神频频扫向我的头上。

  看着他欲言又止的傻气样,我顿起了几分戏弄他的兴致,“前几日,有人给我送了一只梅花簪,可真丑。”

  闻言,他立马把眼神缩了回去,把头偏向一边,颇有几分负气的模样,我心想那簪子怕是他自己雕出来的,心里有几分发热,也不再拿这个逗他了,盯着他身下的雪兔马。

  “咱们来比一场,要是你输了,你身下的雪兔马就归我了,要是我输了,我往后天天带着那只梅花簪,怎么样?”

  那场比赛没有分出胜负,中途有人来报,说宫中传来消息,皇上在他的宠妃宫中喝腊八粥中了毒,危在旦夕。

  当时,我正纵马疾驰追赶着一匹孤狼,孤狼许是情急下慌不择路,竟然傻兮兮地跑到了哥哥们扎的简易营地来,看着摩拳擦掌的几个哥哥,我扬了扬手里的弓。

  却不想这狼自知无了活路,反倒决心与我拼死一搏。面对孤狼的,哥哥们面不改色,丝毫没有为我解困的意思。

  我挑眉看了他一眼,比着唇道:“我赢定了。”手上却不慌不忙地从背后取箭,准备拉弓之际,家中小厮来报。

  闻言,弓是被我下意识地拉出去了,但我也惊得从马背上滚落下来,额头正好磕在了一旁的石块上,模糊中一个人影朝我飞奔而来把我抱了起来,我费力扯着他的衣袖,“皇上是九五之尊,怎么会有事……对不对……”

  哥哥嫂嫂们都站在屋内沉默不语,看向我的眼神十分复杂,一向最疼我的七哥率先冷哼一声,“你先管好自己。”

  七嫂给我梳妆时,问我要穿哪套嫁衣,我拿起火折子,将御赐的凤冠霞披扔入了火盆中,“嫂嫂说得对,人总要向前看的。”

  说着,我从珍宝盒中拿出了那只梅花簪,递给了七嫂,想起宋离那日别扭的模样,不由带了几分笑,“我会是一个好妻子,子安也会是一个好夫君。”

  他一把抓住我的手指,低下头亲了亲,温润的唇瓣印在指腹上,一股热流顺着血脉经络仿佛渗透到了四肢百骸,让我心头发麻,让我多少有些害羞。

  许了喝了酒的缘故,他不像平日那么好说话,我拗不过他,手指上的酥麻感让我感觉也怪怪的,只得顺着他,“夫君。”

  他这才放开我的手指,又转身倒酒,我忙起身捂住杯口,“你不许喝了,已经醉得差不多了,等会你要发酒疯,我可不管你。”

  说着,我给他倒了一杯茶,我举起酒杯,他却一把将我揽入怀里,凑过来把我杯中的酒一口饮尽了。看我气呼呼的样子,他竟然笑了,低头就吻住了我的唇,我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就感觉口中被他渡了一口酒。

  急急忙忙跑来的丫鬟把门敲得噼里啪啦响,宋离抬头神色复杂地看着我,片刻后,他自己理了理弄皱的衣服,转身欲走。

  我下意识地拉住了他的手,他回头,自嘲一笑,“其实,我知道,你喜欢的那个人是皇上。可是,阿九,他永远都不敢娶你。”

  走至门口,他顿了顿,“那日的比赛,其实是你赢了,你失了心神射出的箭仍旧射在了那匹孤狼的下腹,雪兔马我已经交给你院中的人看护了。”

  我隐约知道,我需要洞房花烛夜就独守空房,是皇上有意为之。就像宋离说的,皇上永远不敢娶我,可是他又舍不得我嫁给别人。

  然而,我亦相信他是真的喜欢过我,相信那个同我在学堂念“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少年,当年他羞涩地朝我许诺,等我长大要娶我进门时也是真心的。

  宋离凯旋而归的那日,我在大厅来来回回地走,想着九个月后的再见第一句话应当说什么,是该撒娇说我等了他好久,还是该邀功我是一个多么贤惠的妻子……

  于是,我也巧笑倩兮,看向不发一言的宋离。大半年没见,这个男人倒是越发看着有味道了些,“早知夫君要带人回来,应当提前些给我写信的,如此我倒也好事先做安排。”

  我要把那些纳的鞋底,缝制的衣服一一给他看,告诉他,我每次想他就缝一件衣服,他送给我的梅花簪我也每日都有戴。顺便告诉他,往后他都不许像今日这般气我了,若再这般气我,我就回娘家。

  爹爹跟娘亲恩爱有加,哥哥嫂嫂们也恩爱有加,从来没有人教过我,当和自己的夫君不恩爱当如何是好?

  箱子里宋离的衣服和鞋袜越来越多,可是我的心越来越冷,终于在某一日随着后院的那株梅树一同死了。

  去到厨房的时候,恰巧玉生也在,“近几日久不见姐姐了,瞧这气色可是不大好了,这人哪,一上了年纪,身子就是不大利索,姐姐可要注意了。”

  “春梅……”我喝住了为我出气的丫鬟,继而看向玉生,扯出一抹笑,“这几日确实有些身子不适,不过今日倒是好多了,难得有精神,这不准备来给夫君煲汤,玉生可愿一同?”

  玉生摇了摇头,“我倒不和姐姐一起了,姐姐往日做的汤,将军可是嫌弃得……”说着,玉生突然用帕子掩了唇,“姐姐莫要生气,妹妹不大会说话。”

  我挺直身板,努力维持着脸上的那抹笑意,“夫君还是这般小性子,约莫是还在怪我,嫌弃他从前送的梅花簪太丑,现在拿我这不长进的厨艺编排我呢?即使如此,那我也不凑这个热闹了,那照顾夫君的事就麻烦玉生了。”

  宋离是我自己亲自选的夫君,是我用救命之恩要挟要嫁的夫君,我还那么喜欢他,喜欢到这么舍不得啊。

  我回到院中睡了一个十分冗长的觉,梦到宰相府后花园中的梅树彻底枯死了,我种在宋离后院的梅树开了满树繁花,我在树底下带着一群孩子缝制衣服,宋离拿着梅树枝在雕刻……

  被丫鬟唤醒喝药了,我仍旧久久沉浸在梦里,喝完药后,我同丫鬟说:“你带我去后院瞧瞧,我去年三月里栽下的梅树可有长出新芽……”

  还未踏进院子里,老远就听到了锯木的声音,我攥紧了丫鬟的手,快步循着声音走了过去,却眼睁睁地看着我悉心照料了半年的梅树倒在了我面前。

  良久,我再也伪装不了那些准备用来骚动宋离的大度了,像个泼妇一样拉住了那个砍树的小厮的衣领,“你……你们怎么能砍我的树,怎么能?”

  玉生不慌不忙,一路都有丫鬟小心搀扶,“玉生倒不知道姐姐这般宝贝这树,今日我同将军说,这院中的梅树开的花也太香了些,我闻着有些不大舒爽,怕对肚里的孩子有什么不好,将军便让我随便处理了它……”

  玉生挑着眉梢看向我,眼神里有着毫不掩饰的盛气凌人,她朝我扬唇笑道:“姐姐,你是不是嫉妒……嫉妒将军如此疼宠我?”

  有脚步声由远及近,我并不回头去看,而是看向玉生,“嫉妒?玉生姑娘莫不是笑话?我夫君喜欢你便是你的福分,我喜不喜欢他却是他有没有这个福分,而他喜不喜欢我,这个我倒是不在乎的。那么,何来嫉妒?”

  宋离一把拉住我的手,大约用了些力,箍得我手腕阵阵发疼,“你……当真是这般想的?”(小说名:《一顾九回顾》,作者:小侯爷。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公号:limaoxinxiang】看更多精彩内容)


1、本主题所有言论和图片纯属会员个人意见,与教育投诉网 - jc580.net.cn立场无关。 2、本站所有主题由该帖子作者发表,该帖子作者网络与教育投诉网 - jc580.net.cn享有帖子相关版权。 3、教育投诉网 -jc580.net.cn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贴者而删除本文。 4、其他单位或个人使用、转载或引用本文时必须同时征得该帖子作者网络和教育投诉网 - jc580.net.cn的同意。 5、帖子作者须承担一切因本文发表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6、本帖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7、如本帖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 本站联系方式:ts@jc580.net.cn